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2014年国际原油市场展望持续高油价

2018-11-05 09:34:32

2014年国际原油市场展望:持续高油价

2013年国际原油价格延续了2011年和2012年的强劲势头,持续高位运行,两大贸易基准西德州轻质油(WTI)全年均价约为每桶98.1美元,北海布伦特(Brent)约为每桶108.7美元,分别比去年均价高3.9美元、低3.1美元,价格差从2012年的17.5美元逐步缩小到2013年的10.5美元。

回顾2013展望2014,国际原油市场上决定价格的供求关系、地缘政治和金融投机等关键因素并未发生明显变化,2014年国际原油市场上显着的特点仍将是油价持续高位运行。根据《石油情报周刊》对贸易商、投行和政府机构的调查显示,2014年WTI均价可能达到每桶104.9美元,Brent为110.0美元。

一、需求与供给增长缓慢

在21世纪第二个10年的开始阶段,经济表现一般但能源价格持续高价逐渐成为一种常态,似曾相识的滞涨威胁隐约浮现。

时至今日,世界经济仍未从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中彻底恢复过来,美国等发达经济在长期量化宽松刺激下的经济好转尚未孕育出新的增长动力源(9.36,-0.20,-2.09%),除中国外的其他新兴经济体步履维艰,世界经济总体表现十分一般,全球能源需求总量并未出现大幅增长。

供给方面,油气生产在新技术的推动下稳步发展,产量足以满足需求,但是受政治风险影响,国际原油市场上并未出现各界早先预期的严重过剩情况。

页岩油气生产虽然在美国本土取得了成功,但是将其复制到世界其他地区却仍需时日。英国虽然通过了页岩油气开发立法,但国内反对声音一片;已经与壳牌和雪佛龙签订开发大单的乌克兰在关头对欧盟说不,其决定将影响整个东欧地区。

伊拉克产能提升迅速,但国内不断恶化的政治斗争和民族宗教矛盾使产量和出口量仍与计划有差距。通过总统大选进行政策调整的伊朗虽然与西方改善了关系,但是,曙光与实质性和解之间距离遥远,将更多原油外运出口仍须经历漫长的考验。

后卡扎菲时期一度恢复石油生产的利比亚在今年重新面临内战危机,尼日利亚三角洲地区地方势力的盗窃和破坏严重影响了当地石油生产,而好不容易与苏丹达成复产复运协议的南苏丹在年底又爆发了内乱非洲地区持续稳定的生产能力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

拥有巨大生产潜力的拉美地区表现差强人意。1999年委内瑞拉查韦斯执政以来掀起的资源民族主义和国有化运动浪潮虽然加强了产油国对本国资源的控制,通过再分配政策阶段性地改善了底层民众的生活水平,但是事实上并没有促进油气生产,甚至还造成了产量下降。随着左翼政治旗手查韦斯在2013年年初去世,拉美各国陆续调整本国石油政策。墨西哥率先启动能源改革,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巴西纷纷启动新区块勘探开发招标,希望更多借助外国力量来开发本地资源。

二、高油价与高开发成本交互影响

经济表现一般和地缘政治风险部分地解释了需求与供给增长缓慢的原因,但是为什么国际油价持续高位运行呢?除了通胀因素之外,世界政治局势发展和石油行业内部变化是石油价格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

冷战结束后,美国凭借着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推动经济全球化发展,促进国际统一市场建立,更多地通过美元体系下的贸易与金融流动来收获利益,而逐步减少成本收益并不理想的直接干预。世界各国无力也无意愿打破现有秩序,更多地将注意力转向国内政治和本地发展。在同一阶段,全球人口总量迅速扩大,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人口增速快、年轻人口比例高,对工作机会和生活资源的需求极为迫切,本国政府财政压力极大。在上述两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各国政府逐步加大对本国经济命脉特别是采掘类矿产和油气资源的控制,不仅对资源生产抽取重税,而且越来越多地干预生产经营,力图让资源行业更多地承担劳工福利和社区发展,从而不断推高资源成本,导致高价格。在采掘类资源行业中,原油贸易的总量、国际化和市场化程度,高成本对高价格的传导也为迅速和直接。而持续高涨的原油价格反过来导致了政府更加积极的干预,每桶100美元的石油显然比每公斤不足1美元的小麦更有利可图。

对于保持高速发展近百年的石油工业来说,虽然石油资源并没出现枯竭的迹象,但是那些便于开采的便宜石油显然已经所剩不多了。常规能源生产国想保持现有产量或者增产,必须钻更深的井、面对更加复杂的地下条件、使用更加昂贵的增产技术(EOR);试图开发页岩油气和深海油气等非常规能源的生产国不得不承担极大的风险和天价勘探开发成本,以及难以预计的环境损失和治理成本。而随着开发成本的水涨船高,更多的资本被吸引进来,不仅参与勘探开发,而且投资于技术研发、装备制造和工程服务,进一步炒热了整个行业,使终端产品原油价格持续高涨。

三、生产国政治风险将成为未来油价有力支撑

2014年,中东和非洲地区的石油生产有可能受到突发政治变动的影响而减少或中断。伊拉克是全球石油生产潜力且风险的国家之一,虽然伊拉克政府今年夏天公布的《一体化国家能源战略:》极具吸引力,但是其内部不断积累的政治冲突和日益严重的民族宗教矛盾给其未来生产前景打上了问号。目前,库尔德地区已经与土耳其达成了出口协议并在加紧建设管道设施,这极大地损害了中央政府的威信,使其驾驭北部其他产油省份更加困难。目前,伊拉克国内的恐怖袭击事件不断增加,今年底甚至导致此前相对平稳的南部油田阶段性停产。随着明年4月底新一届大选的日益邻近,当地安全局势日益恶化。

在非洲,西起马里、尼日利亚,东到索马里和肯尼亚的不稳定之弧已经形成,在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政治冲突、民族部落矛盾的共同作用之下,越来越多的武装组织投入到对地区控制权的争夺之中,直接影响到油区安全和生产稳定。2013年12月中下旬爆发的中非、刚果和南苏丹内乱难以迅速平息,而由于非洲各民族多在周边国家跨境分布,一国内乱极有可能发展成为跨国动荡,扰乱区域局势。

惠州企业贷款
郑州网络公司
纯水处理设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