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王迅自曝参加节目有功利心担心被舆论过分关

2018-06-08 13:39:11

因为东方卫视户外真人秀节目《极限挑战》,王迅火了,观众对他熟悉度的暴增,超过了他十五年演员经历带来的总和。今日娱乐报道,播完第九期节目,他的微博粉丝数达到116万,增加了整整28倍。

采访是在王迅“婚内出轨”传闻之前完成,问及“爆红”的感受,他描述了身处其中得到的快乐,甚至戏约也如纸片般飞来,名利似乎唾手可得。自娱乐获悉,像是预言一般,他也谈到了成为“明星”要付出的代价:失去自由,置于舆论无死角的监督下,犯错成本超乎想象的昂贵。他提到自己想去路边撸个串,也会被身边人提醒,要不要带个墨镜。王迅形容这种感觉像是“蹲监狱”,“所有人都在看着你,这其实是挺有压力的一件事。”

一周后,络上铺天盖地的冒出王迅在前一段婚姻中出轨的传闻,媒体第一时间联系上王迅的宣传,对方态度迟疑,他在里表示稍后会对此事做出回应,随后没了消息。又过了几天,出轨的传闻持续发酵,包括王迅现任嫩妻的真实年龄,疑似整形的面容,都被友扒了个底朝天。再向宣传求证,对方为难的表示,实在没有办法对此事做出回应。

如何向公众交代确实是个难题,沉默也许是当下平息友愤怒最恰当的选择。粉丝们因为王迅在节目里的塑造的忠厚老实的形象粉上他,同样也因为他现实生活中的“不老实”传闻而感到意外和失落。

真人秀明星们最喜欢标榜自己在节目里的“真实”。专栏作家韩松落认为,“真人秀本身即在真和假之间游走,在虚构和非虚构之间的模糊地带存在”。如节目内外的界限被模糊,一旦人设崩塌,无论观众还是明星,都只会从此间“秀场”里得出残忍的答案。

原本设定是导演组卧底 没想成了搞笑担当

时间拨回一个多月前,王迅的微博粉丝还只有区区四万。《极限挑战》开播前的发布会上,在黄渤、孙红雷、黄磊、罗志祥等一众大咖包围中的王迅并不显眼,媒体们好奇台上这位怪叔叔人选,还要互相打听“这人是谁?”

前两期节目录制中,王迅常被路人误认为工作人员,其他明星能靠偶尔刷个脸来完成任务,没有“外援”的王迅只能拼命狂奔。到了第五期重庆站,蹿进电梯的王迅被路人认了出来,有两个女生捂着脸激动地喊,“王迅,我们是你的粉丝。”王迅回头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反问道,“真的吗?”

粉丝们因为王迅的“抠门”、“傻”粉上他,这些特质还原在荧幕上被认为是真实、接地气。在专栏作家黄啸眼里,明星在真人秀中的不完美,会让很多在现实规则中活得很累的人,以及在生活中不灵光的人,找到不完美的代言和安慰。

王迅便是当下最能激起观众这种同理心的明星。一开始,节目组也没想把他往“三傻”的方向打造。在对嘉宾进行预设的时候,王迅被节目组“委以重任”,希望他能担起“理智的,负责把玩飞的嘉宾拽回来”的作用。第一天开录前,韩国跟组导演特意跑到王迅车上嘱咐,“一定要记住你是我们导演组的卧底,我们会随时跟你联系。”

不过,直到录制结束,王迅都再没收到导演组的任何指令。因为摄像机一开动,王迅自己就先失控了。节目中,王迅最晚搞清楚游戏规则,全程提着任务箱埋头瞎跑,还被“猎人”黄渤大番戏弄。录制完,王迅觉得很丢脸,甚至希望后期能够把自己犯懵的一段剪掉。

恰恰出乎意料之外,观众最喜欢的就是看他“慢半拍”的反应。这种表现后来在节目中屡屡出现,第四期中,队员需要根据每个人的生日寻找线索,危急关头,王迅竟输错了日期,差点引爆炸弹,种种“失误”给节目带来了强烈的喜感。剪辑当然也有很大功劳,王迅坦言,后来自己也有一些抖机灵的地方但被节目组剪掉了,“他们觉得我没有必要这样”。

和荧幕上相反,生活中的王迅是个技术宅男

王迅自曝参加节目有功利心担心被舆论过分关

。因为父亲从事的是航空相关的职业,耳濡目染下他自小对技术类知识十分熟稔,家里的收音机、电视机装卸,到遥控飞机的研究和电脑技术的掌握都不在话下。

王迅自认生活中属于绝对的理性派,至于在节目中出现反差的原因,他归结于思维方式的差异,“傻子也有可能是聪明的人,只不过(聪明)用错了方向,我觉得我就是这样。比如第一期给每人一箱子,我就想复杂了。我想着要找人,要过关,要找钥匙,自己设计好了一套思路……我也是一直有在思考的,但有时候你越聪明,但方向不对,就显得你越傻。我可能出现了这个错误。”

参加节目有功利心 担心被舆论过分关注

第一次参加综艺节目,王迅有不小的忧虑,在得知其他嘉宾名单之后,他觉得“压力噌噌就上来了”。虽然都在一个圈子里,但除了和黄渤比较熟悉以外,王迅和其他人几乎都没有交情,“我跟他们从吃和住,到各个方面都不在一个层面上,我自己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我有时候想,人家不跟你玩你怎么办。”这是他录制之前最担心的问题。

仅仅用了一两期节目的时间,王迅发现,大家都和想象中的不一样,“红雷大哥根本不像戏里边那么的冷酷,黄磊老师虽然是电影学院的教授,也不是那么高高在上。小猪虽然跟我们隔着一个海,感觉我们就是一家人。艺兴在韩国多年,虽然满口韩语,还是那个喜欢吃辣椒的湖南小孩。”于是,紧张和担忧也很快随之消失。

与此同时,六个人的友情却迅速升温,甚至玩游戏时也难免“入戏太深”。最新一期的“职场之战”中,黄磊被五个人联手排挤,一向沉稳的他也濒临崩溃。晚上坐到一块,大家又赶紧道歉,把节目里的行为说开,王迅觉得这就是真人秀的魅力,让人沉浸其中,难免着道。

“荒岛求生”一集中王迅吸粉无数

王迅也被大家“抛弃”过一次。“荒岛求生”这期中,王迅成了“弃子”,一人独面炸弹威胁。虽然知道是游戏,但他还是难免有些伤心,“因为之前都是六个人在一块,我也有一种依赖他们的感觉,把我一个人留在那儿,我就真的难受了。”

因为这一期的搏命救人,王迅再度收获了不少口碑。他坦言,自己其实也有功利心:通过提高知名度,获得更多的工作机会,是他最初的动力,“我相信像我现在这个级别的演员都有(功利心),咱别说那些漂亮话,我不为名不为利,我不是。”唯一的变数在于,担心节目里展现出来的个性不被观众喜欢,“本来还可以演点边边角角,结果大家说这人特别不好,你是很可能就被毁掉的”。

事实证明,这个选择十分正确。节目播出后,王迅火了,戏约也纷至沓来。唯一值得苦恼的或许是,在得到名利的同时,也失去了一些普通人的自由,王迅对此表现得很担忧,“你干点啥都必须是干得好,你不允许有任何一时一刻的松散,或者说在那儿这么坐着站着,你都得注意,其实是挺有压力的一件事。”

在部队立过二等功曾看黄渤“不顺眼”

说起来王迅最先被观众熟知是在电影《疯狂的石头》中扮演的四眼秘书,也正是因为这部戏,王迅和黄渤两人开始了近十年的友情。

此时,王迅是四川省武警总队政治部文工团编剧、导演,虽未上过科班大学,但他是谐剧表演艺术家沈伐先生的徒弟,也曾师从侯宝林徒弟杨紫阳学习相声艺术的创作表演。当兵期间,王迅在部队立过四个三等功,一个二等功,还曾获得全军表扬,是文工团有名的“谐星”。

与黄渤认识过程颇为戏剧性。两人在《石头》剧组最开始被安排在一个房间同住,王迅回忆,初次见面两人就是互相点了头,黄渤起身拿了一点东西就一句话不说走了。从言谈举止上看,王迅觉得两人路子对不上,“他当时进入了自己的角色,给人小痞子的感觉。我穿着一身军装,两人在一块感觉特别扭。”随后,王迅主动找到制片主任要求换房间。同样有份出演的徐峥起到了润滑剂的作用,王迅称自己在徐峥的带领下第一次去到了酒吧。也正是在这里,王迅发现了黄渤的唱歌才能,随着私下接触的增多,两人逐渐消除了“成见”,变成了朋友。

尽管如今已成了炙手可热的“50亿”影帝,但在王迅眼里,黄渤仍是那个重情义的哥们,“这些年只要有好的机会,他都把大家想着,也给我推荐了很多机会,还在专业上帮我提高,是我的贵人。”2012年,王迅正式加盟黄渤工作室,期间两人合作了《民兵葛二蛋》、《厨子戏子痞子》、《101次求婚》等多部作品,角色虽然不大,但王迅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希望通过努力,让别人看到我的能力”。在《葛二蛋》里,王迅就不断给自己“加戏”,硬生生把角色从高虎的小跟班演成了男三号。

自己参与创作,磨练剧本,这在王迅看来是演员的本分,“哪怕再好的剧本也有可以进步的地方,演员就是要给自己的角色加分。”所以虽然一直被认为最适合走“谐星”路线,王迅也期待有悲剧类的角色找上门,在他看来,演悲剧不仅在情感上过瘾,也是对自己表演能力的提升。当了多年演员,他最担心自己的表演在观众眼中“没有张力。”

(娱乐责编:宋倩)

怎样让个子长高
有什么增高药有效
男士增高鞋
孩子三个长个黄金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