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爱在何方分集剧情介绍140集

2018-06-12 14:10:18

电视剧《爱在何方》分集剧情介绍(集)如下:

爱在何方第1集剧情

化妆师子晴在化妆会上讲课时,养母玉叶打麻将输钱的债主闯进课堂向子晴要债,并揪住子晴毒打,在现场采访的王蒙奋不顾身挡在子晴面前,救下子晴,由于现场混乱,两人谁也没有记住谁。 拍摄现场,演员玉树与女主角亲吻,但任化妆的子晴(也是玉树名义上的外甥女)看到后满怀落寞,被前来采访的电视台主播王蒙看在眼里。 英子带着女儿雪儿从美国回中国深圳,在飞机上遇到回乡参加儿子葬礼的秦梅,唤起自己对私生女儿(子晴)的思念。英子托私人侦探打听女儿的下落。侦探将子晴的资料交给英子。 王蒙到机场去接母亲英子和妹妹雪儿,一家人团聚。 玉叶与大姐玉枝在电脑里看到子晴与玉树的相片后,极其愤怒,认为是子晴勾引舅舅,对子晴进行了残醋的折磨,逼迫子晴离开玉树。受尽屈辱的子晴乞求玉树带自己远走高飞,玉树舍不得自己的名利,拒绝了子晴。 王蒙主播的节目深受观众的热爱,同事爱贞(子晴的表妹、玉枝的亲生女儿)深深地爱上了王蒙。 英子从资料里得知自己那位私生女儿叫子晴,到拍摄现场去找,不料去晚了一步,没有见着子晴。 英子得知子晴是化妆师,便以做化妆为借口,与子晴接触。子晴不知道英子就是自己也在苦苦寻找的亲生母亲,两人在交往中结下深厚的感情。 英子带着王蒙去见子晴,没想到王蒙看到子晴,一见倾心。

爱在何方第2集剧情

雪儿奶奶整天为孙子王蒙的婚事操心,雪儿将小学同学爱贞领回家后,雪儿奶奶认为爱贞与王蒙是天生一对,极力和雪儿撮合爱贞与王蒙,雪儿因为喜欢玉树,于是和爱贞达到同盟,相互帮助,以便达到追求心中所爱的人。 玉树苦苦地追求子晴,被子晴坚决拒绝。玉枝玉叶联合起来向玉树施压,迫使玉树放弃子晴,玉树不愿意,却又不敢公然违背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两位姐姐。 失去子晴的玉树十分痛苦,借酒浇愁。 爱贞开始主动向王蒙表示爱情,雪儿和雪儿奶奶也赞同王蒙跟爱贞交往。深知养子心思的英子无法做出判断。一边是自己深觉内疚的女儿子晴,一边是自己深爱着养子王蒙,英子在得知王蒙是真心爱着子晴后,决定成全这对孩子,让他们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英子的建议下,王蒙将子晴介绍到电视台做化妆。 子晴的好友肖红与老公离婚,子晴将肖红介绍给玉树做化妆。 子晴替玉叶还债,玉叶不但不领情,还辱骂子晴。子晴忍无可忍,想离开这个家,到肖红家里躲了起来,却被玉叶找到。 爱贞频频向王蒙献殷勤,英子怕爱贞受到伤害,明白告诉爱贞,王蒙不可能爱她,不料爱贞却固执己见,决不放弃。在得知王蒙爱子晴时,找到子晴把子晴挖苦一顿。

爱在何方第3集剧情

爱贞与雪儿以看恐怖电影为名,请王蒙陪她们去看电影,企图让爱贞装成害怕的样子将头靠在王蒙的怀里,不料阴谋没有得逞,爱贞十分沮丧。 玉树对子晴念念不忘,三番五次去纠缠子晴,被子晴拒绝。 雪儿又设计请王蒙和爱贞吃饭,故意将茶水弄倒,将爱贞的脚烫伤。王蒙将爱贞背到医院,并且给爱贞买了一条裙子,爱贞和雪儿喜不自胜。 洪波(英子的初恋情人,子晴的生父)的母亲洪母在商场突然看见英子,回家与洪波说起,单身的洪波听到母亲说起初恋情人英子,勾起了他对往事的回忆, 英子以帮助雪儿奶奶化妆为由,将子晴请到家中, 王蒙在得到英子的支持后,向子晴求爱。 雪儿和雪儿奶奶极力反对。 爱贞将王蒙请到父亲开的牙科诊所来洗牙,爱贞的父亲江父和母亲玉枝都喜欢王蒙,觉得爱贞选对了人,希望他们早日结婚,并将雪儿奶奶请到诊所来看牙。为了讨好雪儿奶奶,爱贞和雪儿一起给雪儿奶奶买了一个按摩器。 王蒙借喝醉了酒向子晴求爱,自尊自爱却又有些自卑的子晴被王蒙大胆地求爱吓坏了,想跑,又不忍心把醉倒的王蒙一人丢下,无奈之下,只得向英子求救。

爱在何方第4集剧情

玉树对子晴还不死心,却被姐夫江父质问得低下了头,但还是不想放弃子晴。 洪母常常跑到那个商场去,企图在那里再一次看到英子。 洪波经不起思念的折磨,来到英子的老家山村,从村民的口里知道了英子一家当年的悲惨境况,同时知道了一个惊天的秘密,英子竟然给他生下了一个女儿。 洪波和洪母从此开始发疯一般地寻找英子和英子的女儿。 面对王蒙真诚的感情

爱在何方分集剧情介绍140集

,子晴虽然口上不说,但心里也深深地爱上了王蒙。 玉叶得知子晴、爱贞与王蒙的三角关系后,为了阻止子晴与王蒙的关系,将子晴毒打了一顿。子晴伤心欲绝,终于晕倒,被肖红叫来英子一起送到医院。 王蒙赶到医院,陪在子晴的身边。 在爱贞的联系下,雪儿终于见到心中偶像玉树,却被玉树冷冷的态度所伤害。 伤心之时,爱贞的弟弟爱男宽慰雪儿,雪儿与爱男成了好朋友。 子晴得不到玉叶的关爱,到江父处寻问生母的线索,江父也只知道一星半点,子晴失望而归。给一个叫李冬的阿姨打,李冬也记不起生母的具体名字。只知道生母生下子晴后连遇灾难,得了失忆症,被朋友接到国外去了。 子晴虽然爱着王蒙,但与王蒙约法三章,不准王蒙吻她。

爱在何方第5集剧情

英子与子晴相聚,得知子晴也在寻找自己的生母,十分伤感,却又无法说出心中的秘密。 爱贞给王蒙买了一条领带,王蒙不要。爱贞谎称说是观众给王蒙的买的,王蒙收下。雪儿留爱贞在家里吃饭。雪儿奶奶劝爱贞喝红酒。 爱贞故意喝醉,让王蒙送自己回去,出门时正巧被子晴送英子回来看见。爱贞故意装出与王蒙十分亲密的样子。子晴看到后伤心地离去。 王蒙丢下爱贞,去追子晴,子晴不接受解释。 上班的时候,爱贞又故意告诉子晴,王蒙系的那条领带是她给王蒙的买的。子晴误把王蒙当成一个玩弄感情的男人,无论王蒙怎么解释,子晴都不再让王蒙靠近自己。子晴平静地对待王蒙,只是把王蒙当成一般朋友,这使王蒙误以为子晴要重新回到玉树身边,十分痛苦。 玉树听说子晴与王蒙分手,又来找子晴,却被子晴严厉拒绝。 洪波托私家侦探察找英子的下落。 英子无法左右子晴与王蒙的感情,为了关心子晴,约子晴爬山,两人在山上十分亲密。英子几次欲谈王蒙,子晴闭口不谈,英子知道子晴内心的痛苦,伤感不已。

爱在何方第6集剧情

爱贞与雪儿到拍摄现场去找玉树,被玉树拒绝,两人无奈地离去。 王蒙面对冷冰冰的子晴,不知道如何面对,请爱贞喝酒,爱贞误以为王蒙回心转意,欣然前往,不料王蒙请她喝酒的目的是想让她去给子晴解释一下。爱贞伤心地离去,但发誓决不放弃王蒙。 王蒙厚着脸皮独自找到子晴,子晴得知那条领带的真相后,原谅了王蒙,两人开始重新交往。 英子得知王蒙和子晴合好,约他们一起去爬山。 王蒙与子晴的关系越来越亲热,英子觉得很幸福。雪儿发现后吃惊不已,将情况告诉爱贞,爱贞怀恨在心。

爱在何方第7集剧情

王蒙、子晴、英子一起爬山,半山上,子晴出现特殊情况,王蒙不知道是什么特殊情况,闹出笑话。 洪波告诉母亲,他已经找到英子,洪母喜出望外,想像着与英子见面的情形。 子晴和王蒙合好后,心情十分高兴,主动给好朋友肖红打告诉她,自己爱上了王蒙。 子晴每天早起赶到电视台去为王蒙化妆,并且在王蒙做节目时,提醒王蒙注意自己的缺点。两个人生活得非常开心。 爱贞和雪儿设计请王蒙吃火锅,王蒙和爱贞到达后,雪儿借故不去,没想到王蒙却将子晴叫了过来,三个人一起吃吃火锅。王蒙对子晴的爱,让爱贞十分生气,吃完后,爱贞提出送子晴回家,来到子晴家,将子晴打了一顿,并骂子晴是抢别人男朋友的婊子。 子晴奋起还击,将爱贞打了一顿,并将爱贞拖回玉枝家评理。 玉树得知爱贞骂子晴婊子后,要打爱贞。爱贞家一片混乱,爱男摔碎了一个杯子,才平息了打斗。 洪波和洪母彻夜守候在私人侦探指点的英子的住处,后来发现找错了人。

爱在何方第8集剧情

王蒙和子晴散步。两人相谈至深夜,子晴告诉王蒙自己的身世。王蒙答应与子晴一起寻找子晴的生母。王蒙发誓今生今世只爱子晴。子晴捂住王蒙的嘴,不让王蒙发誓。 爱贞明明知道王蒙爱着子晴,却坚决不愿意退出这场爱情较量。 洪波要求侦探继续寻找英子。 王蒙想给子晴买一双鞋子,征求英子的意见,英子说送鞋不吉利,让王蒙送钱包,王蒙到商场买钱包时碰着玉树。 玉叶想着办法榨取子晴身上的钱。子晴考虑到养育之恩,只得逆来顺受。 英子天天夜里看着子晴的照片,为无法与女儿相认而伤感。 王蒙交钱包送给子晴,告诉子晴送钱包就等于是把家里的财政大权交给子晴管理。并开玩笑说以后把英子不能叫阿姨了,只能叫妈了。子晴虽然口上拒绝,但还是幸福地收下了王蒙的钱包。 玉树看到子晴的钱包后,得知子晴已彻底不可能属于自己,喝得烂醉。雪儿为了讨好玉树,给玉树做醒酒汤。雪儿对玉树的过分崇敬,引起了爱男的十分不满。天真烂漫的雪儿并不知道爱男已经爱上了自己。 洪波和洪母打听不到英子的线索,十分苦恼,但洪母坚持要洪波一定找到英子和英子生下的那个女儿,以便继承李家的香火。 王蒙回家将子晴说成是自己的未婚妻,雪儿奶奶大为愤怒,称如果不是爱贞做孙媳妇,除非她死了,子晴才能进这个家。非常孝顺的王蒙感到左右为难。雪儿奶奶的态度让英子想起当年洪母赶自己出门的情形,为了不让子女重踏不幸人生的旧路,英子鼓励王蒙,要勇敢追求自己的所爱,并极积说服雪儿奶奶。 玉树请子晴给他介绍一个化妆师,子晴将肖红介绍给玉树。肖红跟着玉树出去拍片,请子晴去帮忙看房子,子晴住到肖红的家里。 与王蒙搭裆的女主播因病无法工作,电视台选中了爱贞。爱贞用其出色的工作能力当上了女主播,与王蒙天天坐在一起播送。 雪儿奶奶更加坚定了要选择爱贞做孙媳妇的决心,爱贞也因工作上的变动,加强了追求王蒙的意志,并发誓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要不惜一切手段。

爱在何方第9集剧情

爱贞利用职务之便全力接近王蒙,并在工作中故意为难子晴。 雪儿奶奶找到子晴,明白地告诉子晴,她不配王蒙,让子晴立即离开王蒙。玉叶也给子晴施压,让子晴不要跟爱贞去争王蒙。 雪儿奶奶与合唱团认识的好朋友洪母相约一起去爬山,雪儿奶奶给洪母介绍子晴去做化妆。 子晴去洪母家做化妆时,洪波和洪母看到子晴吓了一跳,因为子晴长得跟年轻时的英子太像了,但寻问得在子晴的母亲是玉叶后,洪波与洪母怅然若失。 爱贞为了将子晴赶出电视台,以便断绝子晴与王蒙的交往,在化妆中不断找子明的茬,使子晴无法在电视台工作。 在重重在压力下,子晴想要离工王蒙,但心里又确实深爱着王蒙。

爱在何方第10集剧情

爱贞在王蒙的面前说子晴以前跟玉树的事,以期待王蒙甩掉子晴,回到自己身边,不料王蒙不相信爱贞的话。 爱贞恼差成怒,去找子晴打架,玉叶不仅不帮助子晴,反而用语言伤害子晴。 王蒙为了使爱贞尽快适应主持人的工作,也很亲热的帮助指点爱贞,爱贞借此打压子晴。自尊自爱却又自卑的子晴经不起方方面面的压力,决定辞掉电视台的工作,离开王蒙。 犹豫徘徊的子晴苦苦挣扎,因为深爱着王蒙,不知道何去何从。 肖红与玉树同居,肖红怀孕,并决定生下孩子。 爱贞公开侮辱子晴,子晴决定离开电视台。 两人在肖红的房子里喝酒,王蒙将喝醉后的子晴安置在床上休息,自己悄悄离去。

爱在何方第11集剧情

子晴告别肖红后,将关掉,来到海边。 王蒙和英子发疯一般地寻找子晴。英子来到曾经与子晴爬山的山上,次大声地喊出了女儿这两个字。王蒙天天到曾经向子晴求爱的那个酒吧借酒浇愁。 子晴来到海边,差点走进海中。 肖红怀孕,玉树请子晴帮忙照顾肖红。子晴经过挣扎后,心态慢慢好起来,决定重新开始生活。她回到肖红的家里,帮助照顾肖红。 肖红和玉树在酒吧里看见喝醉了的王蒙,回来将王蒙的状态告诉子晴,并劝子晴要勇敢地去爱。 子晴到酒吧去找王蒙,打算跟王蒙合好,到了酒吧,却看见王蒙和爱贞喝得大醉,两人相互拥抱着离去。 子晴受到致命打击,大量喝酒至吐血。被服务员叫来英子,送往医院抢救。情急之下的英子哭着喊出:我是妈妈。 但子晴醉得人事不省。

爱在何方第12集剧情

得知肖红怀了玉树的孩子,玉枝和玉叶十分愤怒,两人坚决要肖红将孩子打掉。玉树为了保护肖红,与两位姐姐争吵。 子晴在医院醒来,英子抱着子晴,两人痛哭。王蒙来到医院,以真诚和幽默化解了子晴心中的误会,子晴决心从此大胆勇敢地接受王蒙的爱。 王蒙将子晴带回家,面对雪儿奶奶和雪儿的为难,子晴都大方地给以回答。并向雪儿奶奶表达了与王蒙相爱到永远的决心。 雪儿奶奶面对子晴和王蒙的真诚相爱,无能为力。 子晴谈到给洪母做化妆。英子得知洪母就是洪波的母亲,尤如当头一棒。 为了不让子晴与洪波家接触,英子要求子晴再也不能去给洪母做化妆。子晴不明白其中的原因,英子只说让子晴准备婚礼,别太劳累。子晴不再去给洪母做化妆。 英子和子晴开始准备婚礼,英子将一枚特殊的戒指通过王蒙送给子晴。子晴为了让雪儿心里平衡,给雪儿买了一枚新的戒指,没想到雪儿不领情,将戒指扔到子晴的身上。 子晴告诉玉叶结婚这件事,玉叶怕子晴出嫁后断了财路,坚决不让子晴结婚。 雪儿与爱贞的目的没有达到,两人到酒吧喝酒,相互安慰。 子晴为了维护自己的爱情,与雪儿及雪儿奶奶进行不屈不挠的辩论。

爱在何方第13集剧情

洪母打问子晴为什么不去化妆,子晴说自己准备结婚,洪母说到时候要到参加子晴的婚礼。 王蒙告诉爱贞,自己准备与子晴结婚的消息,爱贞受到刺激,不如如何是好。 王蒙去向玉叶提亲,遭到玉叶的百般刁难,王蒙却耐心说服玉叶。玉叶提出向王蒙要钱,子晴觉得太没面子,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玉树怕无人照顾肖红,把肖红带回玉枝家住下,目的是想让玉枝照顾肖红。 雪儿奶奶向好朋友洪母表达心中对王蒙与子晴这桩婚事的不满,洪母以自己的往事,劝导雪儿奶奶,不要左右子女们的婚事,免得将来后悔。 洪波到商场,遇到选购结婚用品的子晴和英子,追出去时,英子和子晴离去。 爱贞喝醉酒后去找子晴打架,两人爆发战争,子晴奋起反击。 爱贞跑到英子面前诉说苦衷,英子耐心地劝说爱贞要想开些。 洪母听到洪波说看到英子和子晴,两人百般猜测。 雪儿得知玉树和肖红有了孩子后,也很痛苦,爱男安慰雪儿,两人不知不觉间有了某种默契。

爱在何方第14集剧情

结婚那天,玉叶死死抱住子晴的腿,不让子晴出嫁,江父和爱男解围,子晴才得以脱身。 婚礼如期举行,子晴结婚的那天,爱贞独自一人喝着闷酒。 洪母前来参加子晴的婚礼,在婚礼上突然看见英子,因激动而晕倒,被客人送到医院抢 救。 王蒙和子晴前往海边度蜜月。 洪母从医院回来,赶到雪儿奶奶家,与英子见面。英子见到洪母,心惊肉跳,洪母要去英子的,并开始寻问子晴的情况。 为了保护子晴的幸福生活,英子拒不承认。

爱在何方第15集剧情

新婚归来的子晴依然受到雪儿奶奶的挑剔。英子怕子晴难受,宽慰子晴。 洪母不停地追问英子关于子晴的事,英子撒谎说生下的那个女儿在加拿大。 洪母不信,凭着直觉,洪母和洪波都坚信子晴就是英子和洪波的女儿。 爱男考演员,一波三折,在与雪儿的嬉笑怒骂中慢慢建立了感情。 洪波知道英子倍受感情的折磨,约英子面谈。向英子道出了三十年前洪母逼走英子的不为人知的秘密。 洪母找到英子,为三十年前伤害英子向英子道歉。

爱在何方第16集剧情

洪波与洪母频频与英子联系,英子觉得不妥,告诉洪波不要再这样继续下去,洪波能理解,但洪母想孙女的心切,给洪波施压,一定要认回子晴。 为了确定英子的身份,在洪母的提意下,两家人举行了一次聚会。聚会上,洪波与王蒙非常谈得来。两人约定一起去打高尔夫球。 为了保护的子晴名声,英子不得不屈就洪母要求,一次一次地与洪母见面。 为了证实子晴的血脉,洪母请子晴到家里坐客,并以梳头的方式取得子晴的头发,让洪波拿去做DNA鉴定。

爱在何方第17集剧情

鉴定结果证实子晴就是英子和洪波的女儿,洪母高兴得晕了过去。醒来后,抑止不住对子晴的思念,单独跑去找子晴。 洪母坚决要将子晴这个亲孙女认回来,开始不断地向英子要人。 洪母要求英子和洪波结婚,以达到保护子晴的目的。英被逼得左右为难,尽量不与洪波和洪母见面,但洪母苦苦相逼。英子又不得不按照洪母的意见去办。 英子的反常使雪儿和雪儿奶奶有所察觉,雪儿奶奶误以为英子有了再婚之意。 洪波劝洪母不能操之过急,洪母决心要将英子和洪波撮合在一起。洪母决定亲自找雪儿奶奶谈这件事。

爱在何方第18集剧情

雪儿奶奶对子晴不见怀孕的事耿耿于怀。 玉叶趁子晴和王蒙回娘家的时候,又向王蒙要钱。 洪母找雪儿奶奶谈英子再婚的问题,雪儿奶奶骂洪母挖墙脚,心里十分不高兴。雪儿奶奶虽然口上说再婚的事由英子本人做主,但心里很不愿意英子再婚。 雪儿奶奶讨英子的口风,英子也一口回绝了洪母的要求。 子晴觉得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发现自己怀孕。 两家人得知子明怀孕,都十分兴奋,这更加使洪母认回子晴心情迫切起来。

爱在何方第19集剧情

洪波对王蒙说出了想跟英子结婚的愿望,得到王蒙的支持,王蒙和子晴以及雪儿都同意英子再婚,雪儿奶奶有些不满。 洪波亲自向雪儿奶奶提亲,在王蒙、子晴和雪儿的说服下,雪儿奶奶不得不同意英子和洪波结婚。 英子带着复杂的心情与洪波结婚。 洪波与英子结婚后,搬到洪波家住,为了照顾子晴,王蒙和子晴也搬到洪波住。 肖红生下一个女儿。玉树十分高兴。 在子晴搬到洪波家的那一天,王蒙向大家提出了子晴一直想找到自己亲生母亲的愿望,让全家人不知所措。只有王蒙、雪儿和雪儿奶奶不知内情。 洪母不让子晴找,子晴误以为是洪母怕多一个人多一份生活负担。雪儿奶奶支持子晴找亲生母亲,答应子晴,如果找到就让亲生母亲跟她一起住。 英子经不起这样的折磨,跑到卫生间偷哭。 为了照顾雪儿奶奶,洪波给雪儿奶奶请了一个保姆大军妈,大军妈看到英子后觉得面熟,但英子已经不认识大军妈。大军妈将英子的情况告诉了好友罗姐。

爱在何方第20集剧情

大军妈到雪儿奶奶家看见英子,进一步证实,英子就是当年那个池英善。 狂风大作,雪儿害怕,跑到雪儿奶奶的房间。 王蒙给子晴洗脚,夫妻二人十分恩爱。 罗姐是玉叶的舞友,在与大军妈通时,被玉叶听到关于英子的秘密,后从罗姐的口中套出子晴就是英子私生女的事,并录下录音,玉叶为了弄清事实,特意跑到医院去查证,得知一切都是事实后,觉得这是一个发财的好机会,并分别找洪波和子晴探口风。 子晴和王蒙在洪波家里与洪波英子洪母幸福地等待小宝贝的到来,却不知一场风波即将来临。 子晴给洪波买了一条牛仔裤,洪波十分高兴,但向英子表达了想让子晴把自己当亲生父亲喊一声爸爸的心愿。 玉叶想起王蒙手里有一套房子,于是想以此来敲诈王蒙。

爱在何方第21集剧情

玉叶将王蒙约至家中,将英子和子晴的秘密全盘托出:子晴就是英子与洪波年轻时生下的的私生女。对此,王蒙并不相信,以为玉叶编造谎言索要生活费。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玉叶拿出录音机,播放自己与大军妈的谈话记录,王蒙惊恐万状。他万万没想到他深爱的妻子居然是自己的妹妹,在他的心中这是何等的荒诞和乱伦!因为王蒙一直以为英子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痛苦和羞愧折磨着王蒙,他无法向人倾诉,独自来到海边,望着漆黑的海面,愁肠百结。 当王蒙被痛苦折磨的时候,英子牵着子晴手在公园散步,洪母则美美地推算着自己的孙子是男是女,雪儿还在为无人接耍小脾气。

爱在何方第22集剧情

为了发泄心中的痛苦,王蒙驾着车在公路上狂奔,与一辆大卡车擦身而过,有惊无险。 公路上传来一个女孩的呼救声,一腔愤怒无处发泄的王蒙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地方,他跳下车,扑向两名歹徒。歹徒的匕首插进了王蒙的腹部,女孩得救了,王蒙则倒在了血泊中。 正在生气的雪儿接到了警察的。得知王蒙的不幸,子晴、英子伤心流泪,一家人纷纷涌向医院。询问结果,医生告知,伤者失血过多,结果难料。 老天有眼,王蒙侥幸逃出死神的魔掌。然而醒来的王蒙则寡言少语,愁眉苦脸,呆若木鸡,不敢接受子晴的任何亲近举动,更不敢与子晴单独相处。 英子询问其因,王蒙则有苦难言,举起拳头对着墙壁猛击,在医生注入镇定剂后方才昏昏地睡去。 得知王蒙受伤,玉叶假惺惺前去探望,碰了一鼻子灰,悻悻而去。 出院后的王蒙对子晴非常冷淡,甚至告诉英子要打掉子晴肚里的孩子。 英子疑问重重,将王蒙叫进卧室询问究竟,王蒙讲出了心中的苦闷。惊慌的英子不得不承认了一切。不过,她告诉王蒙,自己并不是他的亲身母亲,王蒙如释重负。不过,他依然无法快乐,因为,子晴还蒙在鼓里。为了子晴肚里的孩子,他们决定将真相暂时隐藏起来。 得到子晴谅解的王蒙带着子晴在海边度过了一夜,二人不计前嫌,更加亲密。

爱在何方第23集剧情

王蒙前往玉叶家中,要求玉叶不要对任何人泄露英子与子晴的秘密,玉叶乘机提出条件。王蒙无奈地答应玉叶,将爷爷留给自己的遗产一套两百平米的房子,送给了玉叶。玉叶将录音机交给了王蒙。 风波暂时平息,洪波前往韩国分公司办事,英子跟随洪波离开中国。 子晴知道王蒙将房子送给玉叶一事后,与王蒙闹了别扭,心软的子晴还是原谅了王蒙。 王蒙担心雪儿将来知道子晴和英子的真相后,难以接受现实,于是试探性的与她谈话,旁敲侧击地向她暗示子晴跟她的关系,而天真的雪儿却一点不明白王蒙的用意。 消息传来,大军妈回家后,因煤气中毒而死,雪儿奶奶感叹人生短暂,并决定趁身体还好,去看看远在美国的大女儿。一家人送走了奶奶。 玉叶将王蒙送给她的房子转手卖掉,一部分钱买了股票,一部分钱投资开了个风味小食餐厅。餐厅人来人往,生意还不错。

爱在何方第24集剧情

因为奶奶和妈妈的暂时离开,雪儿觉得孤独,睡在床上默默流泪。爱男看望雪儿,安慰雪儿,两人的距离一步步拉近。 子晴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九个月,王蒙带着子晴前往相馆,拍照留念。 肖红将玉叶卖房子开餐厅一事告知子晴。子晴气冲冲来到玉叶家门前,打要求玉叶回家一趟。玉叶情知不妙,欲通知王蒙。此时的王蒙正在参加一朋友的生日聚会,歌声将铃声遮掩。 子晴对玉叶糟蹋财产的行为十分恼火,提出要收回房子。气急败坏的玉叶为了打击子晴,说出了她和英子之间的秘密。 子晴吓得目瞪口呆,面无表情,欲哭无泪。爱男扶着子晴离开了玉叶家。 爱男将车停在路边,拿出从玉叶手里抢来的录音机,按下播放键,玉叶与王蒙的录音谈话让他惊讶不已。 子晴坐在车内,过往云烟浮现眼前,回想英子的英容笑貌、一颦一笑,王蒙的言行举止,欢声笑语,洪母的行为,洪波的举动,一切的一切,令子晴悲痛万分。 一股淡黄色液体顺腿流下。

爱在何方第25集剧情

载着子晴的车在雪儿家门前停下,面对昏迷不醒的子晴,雪儿惊慌失措,哭喊着拨通王蒙的。 子晴被送往医院,经检查,胎儿心跳不正常,产妇又失去意识,医生要求立即剖腹取出胎儿,王蒙无奈地在手术报告书上签了字。手术紧张地进行着,王蒙等人焦急地等待在门外。 王蒙询问爱男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子晴昏迷。爱男想避开雪儿单独与王蒙谈话,王蒙却不愿意离开手术室大门半步。 玉枝得知玉叶惹事,前去询问原因,当听说子晴就是英子与洪波的私生子,惊诧不已。 远在美国的雪儿奶奶打回家却找不到人,她不得不打到洪母家中。洪母对子晴早产一事却毫无知晓,还开心地请雪儿奶奶赶快回国陪她聊天。 孩子顺利取出,王蒙喜得儿子。不过婴儿的呼吸状况不太好,被转移到新生儿加护病房。子晴仍然昏迷不醒。 王蒙沮丧到了极点。

爱在何方第26集剧情

玉枝了解前因后果之后,对玉叶的行径气愤不已,举手就朝玉叶的脑袋上拍打,责骂她不该做出这种没有人性的事来。此时爱男打来,告知子晴早产,婴儿呼吸不正常。玉枝玉叶更加害怕起来,不知如何是好。 孩子安全取出后,子晴的子宫没有收缩的迹象,且流血不止,生命垂危。 经过紧张的抢救,子晴终于脱离危险,被推出手术室,推进了重症病房。 爱男将医院发生的一切如实告诉了玉枝玉叶,玉叶自知罪孽深重,慌忙收拾东西准备躲藏。 洪母向雪儿追问子晴去处,雪儿支吾搪塞。 子晴醒来,生儿子的喜悦并不能掩盖她心中的痛苦。 护士告知王蒙,婴儿因在母体内缺氧时间过长,内脏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这一噩耗恰巧被扶墙走来的子晴听见,子晴当即晕倒。 子晴醒来后,表情木然。无论王蒙说什么,她都毫无反应。 王蒙觉得不对劲,将情况告知医生。

爱在何方第27集剧情

经检查,子晴患了失语症,就是人们常说的发音障碍。 玉枝、爱贞、爱男前来看望子晴,子晴一如陌生人一样看着他们。玉枝告诉王蒙,玉叶已将全部秘密告诉了子晴。王蒙义愤填膺,冲出医院。玉枝和爱男深知不妙,追了出去。 玉枝想通知玉叶躲避王蒙,却无法联系上玉叶。 爱男抢先一步跑进玉叶家,王蒙随后赶来,一脚踢开玉叶家的门,提起木棍就是一阵乱打。玉叶一边躲藏一边哭喊着求饶。在玉枝、爱男的劝阻下,王蒙才离开了玉叶家。 王蒙将车停靠在路边,想起与子晴的相识、相知、相爱,忍不住泪流满面。 王蒙象服侍小孩一样照顾着子晴的吃穿住行。 玉树和肖红到医院看望子晴。曾经的初恋情人玉树,曾经无话不说的好友肖红,此时在子晴的眼里形同陌路人。肖红忍不住伤心落泪。

爱在何方第28集剧情

远在韩国的英子打来,询问子晴的状况,王蒙害怕母亲担心,编造谎言。 玉叶趁王蒙播报的时间,到医院看望子晴,子晴的状况让她非常自责。 雪儿奶奶从美国回来,王蒙见事情无法隐瞒,只好将真相告诉了奶奶。本来惊恐万状的奶奶,看见王蒙伤心痛苦的样子,反而安慰王蒙勇敢面对现实。 雪儿奶奶来到婴儿加护病房,摸着空空的恒温箱,老泪纵横。看过孩子的病房,雪儿奶奶又来到子晴的房间。子晴看着奶奶,居然流出了眼泪。 雪儿奶奶怀疑子晴就是英子女儿的事实,找玉叶求证,结果让她十分失望,一切事实千真万确。 子晴出院,回到家中调养。本来身体就虚弱的洪母知道一切后,当即晕倒在沙发上。 洪母被送进医院,从此病倒。 骗子看中了玉叶小食店的生意火红,决定欺骗玉叶。 爱财如命的玉叶一步一步走进了骗子的圈套,知道受骗后,精神恍惚,从楼上摔下致死。

爱在何方第29集剧情

英子从韩国回来,在中得知子晴的事,吓得掉在了地上。 雪儿奶奶责备英子不该向她隐瞒真相,害得子晴丢了孩子,还不能说话,洪母也住进了医院。英子惭愧自责。雪儿奶奶转而安慰英子,事已至此,惟有接受现实,不要怨恨谁。 雪儿回到家中,英子将一切告诉了雪儿,雪儿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事实,愤怒地推开英子,责骂她不配做她的母亲,然后跑出了家门。 极度伤心的英子拿了雪儿的照片离开了雪儿家,来到洪波家,牵着子晴离开了家门。 洪波和王蒙一家人慌乱地寻找英子和子晴。雪儿站在天桥上大声呼唤妈妈,对着夜空向妈妈道歉。 英子将子晴带到海边,向她诉说心中的委屈。尽管子晴听不懂英子的话,可她被英子的情绪感人,陪着母亲流泪。 忽然,一辆失控的轿车冲了过来,英子倒在了血泊中。 王蒙接到事故,一家人急匆匆赶往医院。 医院里,英子昏迷不醒。母亲的伤痛却意外地唤醒了失忆的女儿。子晴扑在英子身上,哭喊着恢复了记忆和语言能力。

爱在何方第30集剧情

医生告知王蒙等人,英子伤势严重,家属要做好思想准备,雪儿当即晕了过去。 雪儿醒来后,来到英子的床前,声声呼唤和述说。昏迷的英子眼角流出了眼泪,心跳突然加快,似乎听见了女儿的心声。 洪母问起英子,洪波担心母亲着急,故意隐瞒了英子出车祸之事。 几天后,英子终于醒来。子晴、雪儿、王蒙来到病房,与母亲相拥而泣。 子晴恢复记忆后,不再理会洪波,也不去医院看洪母。并不听王蒙劝说,从洪波家搬了出去,回到雪儿家中,拒绝叫爸爸和奶奶。 爆竹声声,春节到了。 王蒙、英子等人来到洪母床前。洪母已是奄奄一息。 洪母在人堆里寻找,却找不到子晴的身影。洪波问母亲有什么心愿,洪母说想听子晴叫她一声奶奶。此时,门被推开,子晴走进病房。 子晴终于喊出了一声奶奶。 窗外,绚丽的烟花照亮夜空。

爱在何方第31集剧情

王茂晚饭时送给子京红钱包,说会带来好运气。 益利一个人在家烤肉吃,被刚回来的艺利和瑟雅看到,担心嘴里的蒜味瑟雅会闻出来,不让艺利告诉瑟雅自己吃蒜了,就说嗓子发炎了。 王茂和子京互相许愿,子京许的愿是希望跟王茂生个孩子。王茂和子京一起去玩。子京爸爸借酒消愁。子京给养母发短信说去乡下了,养母和艺利妈妈担心子京恋爱了,养母表示不会允许子京撇下自己和世贤结婚。 王茂开车时说手因为没有抽烟而发抖,子京抓住了王茂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清雅晚上又喝酒回家,让益利出去接他,益利用嘴里的蒜味趋散了清雅的影迷。瑟雅给清雅冲了蜂蜜水,益利担心舅舅酒后会有什么过激行为。清雅为了感谢瑟雅,答应第二天请瑟雅和艺利吃饭。 王茂问子京为什么不做清雅的化妆师了,是不是因为他很小气,子京答因为工作时间太长了。王茂想起斗牛时子京哭了,就问子京为什么哭,子京说觉得那头牛没有母亲在身边,孤单的像自己,王茂对子京承诺会成为她的动力。 益利因为喝了咖啡晚上睡不着,就起来喝酒,喝着喝着竟然睡着了,起来后爬到一楼的房间就接着睡。瑟雅也失眠了,也起来喝了点酒,在沙发上就睡过去了,半夜冻醒之后,迷迷糊糊的跑到了益利睡觉的床上。艺利发现瑟雅和益利在一张床上,想让益利背着瑟雅回房,益利拍打瑟雅把她弄醒后被瑟雅踢到要害,两个人打起架来。 王茂连夜驱车带子京来到海边。早上,王茂扛着子京沿着海边跑。子京承认那天王茂在公园背自己时感觉很舒服,王茂又背起了子京。 瑟雅被益利打的浑身是伤,觉得益利这么对待准舅妈很气氛,益利也在为自己会不会得不育症而担心。 子京爸爸告诉妈妈没有在江南找到英善的消息,并表示要在整个首尔继续找。 子京养母要去舞厅跳舞,说服了姐姐跟她一起去。索非亚牙疼,子京养母介绍了姐夫的牙科医院。

爱在何方第32集剧情

艺利妈妈,子京养母和索菲亚一起来到舞厅。 王茂回到家,妈妈告诉了他奶奶知道他那天和子京在美容院见面的事情。 清雅觉得化妆师不好让子京推荐一个新的化妆师,子京介绍了文玉。清雅看到了子京的钱包,质问是不是王茂送的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子京否认,清雅威胁她如果让自己发现她在撒谎决不饶她,子京反说饶不了又怎么样。 子京奶奶拗不过被儿媳妇恩智拖到西餐厅,恰好子京养母三人也来到这个餐厅,子京养母在洗手间时把洗手的水溅到了恩智身上,恩智和她发生了争执。子京爸爸也来到了餐厅,看到了艺利妈妈,两人都感到很吃惊,艺利妈妈慌张的走了。恩智不断挑衅说丈夫交往也要交往个像样的女人,姐妹俩一个德行之类的话,子京养母忍不住想和她吵架,被子京奶奶赶走了。 王茂奶奶问王茂妈妈有没有问过王茂子京的事,妈妈说王茂是去减头发的。子京告诉王茂一直到周五是她的特别时间,这段时间不会和王茂见面了,下班后就待在出差的朋友家里。 子京告诉养母要去文玉家住一个星期的事,养母虽然同意却说子京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子京不置可否。 益利回家后听说瑟雅晚上只吃了拉面,想问她要不要吃夜宵又不好意思直接问,就发短信问,瑟雅不理他。 王茂妈妈想着王茂请求她允许王茂和子京结婚的画面。 益利做好饭后又去叫瑟雅下来,瑟雅在艺利的劝说下下来了。艺利也想吃益利做的饭,可是益利提醒她别忘了说过以后不再吃他做的饭。艺利饿的肚子咕噜噜响,跑到外面吃饭。益利给瑟雅准备了两个鸡蛋,让她敷在脸的伤上,瑟雅觉得很高兴。 奶奶问王茂是不是一个人去的东海岸,王茂承认是和子京两个人一起去的,妈妈建议奶奶不要干涉他的私生活并让奶奶相信王茂。妈妈劝王茂没有必要说实话,王茂说觉得没有必要隐瞒。奶奶让妈妈约子京来家里给奶奶化妆,妈妈说不知道她有没有时间。 艺利爸爸来子京家蹭饭,劝她要在30岁之前结婚,子京养母却一直在说结婚没有好处。 清雅担心子京和王茂的事,问艺利王茂是不是和别的女人在交往,艺利觉得不会。清雅瑟雅益利两兄妹一起出去吃饭,清雅问瑟雅家里有没有人过生日,清雅总觉得子京不会说谎。 子京养母也看到了子京的钱包,子京说是一个有钱的太太送的。

爱在何方第33集剧情

王茂帮子京搬行李到朋友家,子京说要在这里享受安静,王茂说他也想享受安静觉得子京会散发安静的氛围。子京为王茂按摩肩膀。王茂看了看空的冰箱,拉着子京一起出去买。 艺利问瑟雅是不是和清雅更亲近了,瑟雅却觉得和益利更亲近了。瑟雅觉得艺利对早出生20分钟的益利说话太随便,艺利说怀胎的时间是一样的。 子京和王茂在超市的时候被益利看到。 艺利来到瑟雅家,想帮王茂妈妈做饭,献殷勤的忙活,妈妈当面给王茂打确认他要吃过晚饭回来,艺利很失望。 看着王茂切菜的样子,子京很想和他一起生活。 益利想起和艺利打的赌,如果艺利和王茂结不成婚,艺利就把汽车给益利,暗暗高兴。 王茂和子京吃咖喱饭时,表示想天天来,王茂说为了感谢朋友提供两人一起做饭的机会要请她吃饭。王茂吃饭后迟迟不想走,离开时恋恋不舍,又回来敲门叮嘱子京不要理会陌生人的叫门。 艺利在瑟雅家终于等到王茂回来,奶奶又让王茂送艺利,王茂正好接了个,趁机逃跑,终艺利一个人回去。瑟雅问哥哥为什么那样对艺利,王茂说才八点自己完全能回去而且自己要早起。 益利要和艺利关于能不能和王茂结婚订合约。 王茂奶奶一再让妈妈让子京过来,妈妈说自己和子京谈比较好。 恩智问婆婆关于艺利妈妈的事情,婆婆回答是因为艺利妈妈的初恋情人出现所以才散的。 艺利妈妈数落妹妹不出去挣钱,她却狡辩因为世贤所以不出去。 艺利觉得只要自己努力追王茂,王茂会接纳她的。 子京告诉了文玉把她推荐给清雅做化妆师的事情,文玉很感激子京。 王茂的播音搭档感觉身体不舒服,播音时突然晕倒,王茂肚子一人完成播音。艺利看到后祈祷上天赐给自己一次机会。 益利为艺利准备了早饭,要了两万元的辛苦费。 王茂奶奶来到子京工作的地方。

爱在何方第34集剧情

王茂奶奶借口烫发来到子京工作的地方,并要求和子京一起吃午饭。奶奶偷偷观察子京,发现子京的姿态很优雅。王茂妈妈也来找子京,正好子京和奶奶出去吃饭了。奶奶问子京每天和王茂见面化妆,会不会产生感情,子京回答无奈的成分更多。奶奶提起子京和王茂一起去海边的事情,提醒子京以后不要王茂要去什么地方就答应。奶奶故作热心的问子京喜欢的男人类型,并说自己看好艺利做孙媳妇了。 艺利偶然碰到王茂,急切的问王茂晚上有没有时间,王茂说有约后艺利竟 然说自己跟去好不好,王茂回答下次吧。 王茂妈妈看到王茂奶奶和子京一起吃饭回来。奶奶回家告诉了妈妈和子京见面的事情,并说婉转了表示了自己的意思。妈妈很担心子京会现在放弃。 瑟雅觉得和益利一张床睡觉的那晚上肯定被益利吃豆腐了,就给益利打要见面。 瑟雅喝酒后壮着胆问益利那晚有没有发生什么事,益利觉得瑟雅不可理喻,说出了自己的理想形不是瑟雅并讽刺她,瑟雅气的把酒泼在益利身上。 艺利终于被选中做王茂的播音搭档,王茂知道后觉得非常突然。艺利来到小姨家报告好消息,养母立刻告诉了子京,子京留下了伤心的眼泪。艺利暗自下决心以后会好好整子京。子京反复想着奶奶说的话,觉得自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瑟雅告诉了妈妈和奶奶艺利做主播的事情,奶奶很高兴,妈妈很失望。 王茂来到子京住处并送花给她,子京觉得做菜太少让王茂以后回家吃饭,王茂说即使只有一个菜也一样。 子京爸爸想到英善住过的医院查她的身份证和资料。 王茂主动跟子京提起艺利做搭档的事,并表示两个人会各做各的。子京让王茂明天来时买瓶酒,想做西餐,王茂说子京不是人,而是天使。 王茂想到子京给他摸脉的时候忍不住心潮澎湃,王茂邀请子京下次一起去旅行,子京反问觉得还有这种可能吗,王茂以吻来做赌注,说如果去不了就惩罚王茂吻子京,去了就是子京吻王茂。王茂穿上衣服装作要立刻带子京去,子京以明天还有要播拒绝了,王茂觉得子京赢了,要子京闭上眼睛并吻了子京的脸颊。 艺利妈妈知道艺利要做主播的事开心极了。文玉盛装打扮来见清雅。 瑟雅跟哥哥说哥哥和艺利是完全的缘分,妈妈却说她瞎说。 子京很迫切的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并想成功后就毫不留恋的去美国找妈妈。妈妈想如果王茂和子京不能结婚的话就和子京相认。妈妈告诉王茂奶奶今天去找过子京。

爱在何方第35集剧情

妈妈跟王茂说奶奶白天找过子京,并嘱咐王茂要和子京好好说一下。艺利妈妈兴奋的跑回家祝贺艺利,益利知道后也很高兴。 清雅问文玉子京和王茂到底是什么关系,文玉说只是主播和化妆师的关系。 子京梦到自己在生孩子,虽然很痛苦但是不想让孩子一出生就听到妈妈的惨叫所以一直忍着不出声,孩子诞生了,子京也醒了。子京觉得自己没有父母兄弟姐妹所以不会奢望有丈夫只希望有一个孩子,因为自己一个人太孤单了。 子京奶奶睡不着觉就在想见到英善后该说什么。王茂妈妈不想让子京为艺利化妆,想让子京离开电视台。 艺利妈妈提醒艺利播音结束后让王茂给艺利买早餐。艺利一来到电视台就跟子京说在大家面前要对自己说敬语,并傲慢的拿出张照片让子京照着这个化妆,还威胁子京以前的主播炒了两个化妆师。艺利妈妈想让益利做艺利的司机,还要他给艺利送清心丸过去。益利给艺利打,艺利关机,益利就让子京下楼拿清心瓦,益利劝子京要放宽心。子京给艺利化完妆后就开始找茬,不是说眉毛不好看就是说玫瑰红不适合。子京一言不发的把清心丸给了艺利,艺利不屑的丢进了废纸篓。化妆组的成员都在指责艺利的不可一世。艺利顺利的完成了次播音。艺利当着大家的面说子京给自己化的太低俗了,子京向王茂求证,王茂说没觉得,子京让艺利把心态摆正。 王茂奶奶邀请子京奶奶一起爬山,子京奶奶告诉了她英善快找到的事。 王茂给子京打问买什么样的葡萄酒好,子京让他按照自己的人生滋味感受买。 文玉陪清雅练习台词,有清雅亲女演员的戏分,文玉欣然接受了。艺利又买衣服又做美容。 王茂妈妈借口上次王茂输了要和子京一起去练歌房。子京穿了一件很有气氛的衣服迎接王茂,王茂还为子京买了巧克力,两人对饮时,王茂问子京是不是因为奶奶伤心了,子京解释说站在奶奶的立场是应该说的。王茂说看到子京穿的衣服就想和她跳舞,两人跳舞时王茂问子京生日是什么时候,子京嘴上说还剩一个星期的时候会告诉王茂的但心里却想两人交往不会超过一个星期了。王茂问子京紧张吗,让子京舒服的靠近他就可以,王茂让子京闭 上眼睛。 妈妈跟王茂说奶奶白天找过子京,并嘱咐王茂要和子京好好说一下。艺利妈妈兴奋的跑回家祝贺艺利,益利知道后也很高兴。 清雅问文玉子京和王茂到底是什么关系,文玉说只是主播和化妆师的关系。 子京梦到自己在生孩子,虽然很痛苦但是不想让孩子一出生就听到妈妈的惨叫所以一直忍着不出声,孩子诞生了,子京也醒了。子京觉得自己没有父母兄弟姐妹所以不会奢望有丈夫只希望有一个孩子,因为自己一个人太孤单了。 子京奶奶睡不着觉就在想见到英善后该说什么。王茂妈妈不想让子京为艺利化妆,想让子京离开电视台。 艺利妈妈提醒艺利播音结束后让王茂给艺利买早餐。艺利一来到电视台就跟子京说在大家面前要对自己说敬语,并傲慢的拿出张照片让子京照着这个化妆,还威胁子京以前的主播炒了两个化妆师。艺利妈妈想让益利做艺利的司机,还要他给艺利送清心丸过去。益利给艺利打,艺利关机,益利就让子京下楼拿清心瓦,益利劝子京要放宽心。子京给艺利化完妆后就开始找茬,不是说眉毛不好看就是说玫瑰红不适合。子京一言不发的把清心丸给了艺利,艺利不屑的丢进了废纸篓。化妆组的成员都在指责艺利的不可一世。艺利顺利的完成了次播音。艺利当着大家的面说子京给自己化的太低俗了,子京向王茂求证,王茂说没觉得,子京让艺利把心态摆正。 王茂奶奶邀请子京奶奶一起爬山,子京奶奶告诉了她英善快找到的事。 王茂给子京打问买什么样的葡萄酒好,子京让他按照自己的人生滋味感受买。 文玉陪清雅练习台词,有清雅亲女演员的戏分,文玉欣然接受了。艺利又买衣服又做美容。 王茂妈妈借口上次王茂输了要和子京一起去练歌房。子京穿了一件很有气氛的衣服迎接王茂,王茂还为子京买了巧克力,两人对饮时,王茂问子京是不是因为奶奶伤心了,子京解释说站在奶奶的立场是应该说的。王茂说看到子京穿的衣服就想和她跳舞,两人跳舞时王茂问子京生日是什么时候,子京嘴上说还剩一个星期的时候会告诉王茂的但心里却想两人交往不会超过一个星期了。王茂问子京紧张吗,让子京舒服的靠近他就可以,王茂让子京闭 上眼睛。

爱在何方第36集剧情

王茂和子京跳舞时请子京闭上眼睛然后亲吻了她的额头,子京说什么时候都有被尊敬的感觉所以很感激王茂。 子京奶奶买了登山服,儿媳妇觉得婆婆和王茂奶奶比和自己更亲近,还问婆婆有没有跟王茂奶奶说自己的不好,子京奶奶奚落了她一顿。 王茂问子京梦到过自己吗,并说自己梦到在战争与和平的背景下和子京跳舞的情景,王茂闭上眼睛子京喂他吃牛排。子京试探着问王茂做别的事情不会怪自己吧,王茂说当然了,子京终于主动和王茂接吻了,王茂说自己也要做别的事,子京没同意。王茂睁开眼睛后也让子京闭上了眼喂她牛排和红酒并温柔的替她擦嘴角,王茂说自己不是十几岁的小孩也会有这样那样的想法,今天要早点回去,因为怕控制不住自己。王茂说今晚是很累的一个晚上,子京也觉得很累因为既不能留王茂也不愿让他走,王茂出门前热烈的拥抱了子京。子京希望要么能和王茂维持关系久一些要么能有一个孩子。王茂给子京发短信说虽然离开了,但是晚上会失眠了。 瑟雅跟家人说要好好抓住艺利因为已经有fans给她打了,奶奶周末要请艺利吃饭。 艺利妈妈问艺利吃没吃清心丸,艺利说以为是子京给的所以扔掉了。子京爸爸和奶奶知道英善生了一个女孩,爸爸告诉奶奶可能是难产。 王茂妈妈告诉王茂,奶奶周末会请艺利吃饭,王茂表示会告诉艺利和奶奶自己的想法的。 文玉在聚会时跳了很性感的舞蹈,清雅看的很入神。文玉清雅和另外一个成员喝醉后睡在一间屋子里,可这个人因为有急事先走了,文玉醒酒后深情的看着清雅,然后两人发生了通常喝醉后会发生的事。 子京养母借口送粥来检查子京和谁在一起,并嘱咐子京要是艺利说了什么难听的也不能和艺利打起来,其实是担心子京会被电视台辞退。 益利劝艺利不要把精力放在男人身上而是事业上,艺利因为没有收到红钱包跟益利要打赌赢的钱。 艺利化妆前非要子京把唇膏的颜色先给她看看,看后又说不合适,还找茬说子京化妆时打她的脸,子京解释没有时间了而且不是艺利专用的时间,子京讽刺她只注重外表。 清雅清醒后很后悔,并嘱咐文玉不要告诉子京,但是文玉却觉得很幸福。 化妆组的成员告诉了王茂艺利化妆时总是找茬。 王茂奶奶和子京奶奶一起去爬山,子京奶奶告诉了王茂奶奶英善生了个女儿的事。 王茂中午请艺利吃饭时,说觉得艺利对子京不太好,艺利立刻问王茂觉得子京怎么样,王茂说各方面都很不错,艺利把子京和自己是表姐妹关系以及子京和清雅交往过的事告诉了王茂。

爱在何方第37集剧情

跟王茂一起吃饭的艺利提议赌博,想让王茂的感情倾向于自己。王茂对艺利说这样做会浪费时间和感情的,艺利回答说这种话会更让自己伤心,之后就离开了。艺利在电视台化妆室哭了一场,立即去找子京追问是否跟王茂交往,子京瞎编说自己根本没时间搞那种事 王茂向子京建议一起去饭店品尝房间服务的菜肴,子京半信半疑地随王茂而去。没多久,子京发现王茂在逗自己,还跟这样的王茂撒娇。王茂向子京表白,说子京是他今生存在的价值,这话使子京笑了起来。二人从饭店出来时,遇到清雅。场面变得很尴尬,但子京却不在意,就跟着王茂离开

爱在何方第38集剧情

艺利在游泳池遇到瑟雅,二人开始时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是没多久就在游泳池里一起玩儿了起来,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英善在某个地方遇到美香,就以很冷漠的眼光看她。美香把这件事告诉培德后就说英善的姿态不平凡。艺利跟瑟雅一起回家,美香觉得他们俩很相配。 回到家的王茂跟王女士说自己对艺利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然后坦率地说自己跟化妆师子京的关系不错。王女士听到王茂的话很生气,让王茂叫子京过来。其实英善暗地里非常乐意,但还劝王女士说这种事要冷静地判断。第二天,王茂为这件事很发愁,就独自一人往东海去。脑子里一直浮现着子京的面容。兰实从洪波那里听到不好找以前的媳妇儿之后大大伤心

爱在何方第39集剧情

王茂和子京的协议恋爱快要结束了,王茂问子京对恋爱有没有别的想法。二人一阵子都没开口,关系突然变得很生疏。一会儿,子京郁闷得忍不可忍了,到公寓的洗手间里摸着王茂送的项链伤心不已。王茂的心也空荡荡的,回家后跟王女士约定今后除了工作的事以外不会再见子京。 艺利跟瑟雅一起讨论各自能接近王茂和清雅的方法。鼓起勇气的艺利对每件事都很积极,请化妆人员吃饭,对王茂的态度也比以前更热情,还帮助为恢复国籍而绞尽脑汁的英善。子京看到王茂跟艺利一起主持的样子,心里就不仅产生了自卑感。英善觉得王茂和子京的关系不像以前那么亲密了,就去找子京问子京的生日

爱在何方第40集剧情

英善悄悄地问子京的生日,然后故意跟子京说自己已知的日子。大吃一惊的子京也问英善的生日。子京说很想知道自己的亲生妈妈生了自己之后是否做过产后调养,子京的话使英善很心酸。收拾好心情的英善问子京近跟王茂的关系如何,发现近他们的关系并不好,就闷闷不乐。 王茂下班回来,英善跟王茂讲关于子京的事。瑟雅也给王茂念起想见王茂的女人的名单。但是王茂跟他们说自己的事由自己来办。第二天,子京给王茂化妆时在心里想起前些日子的幸福生活,希望时间停滞不前

长高的药真的有用吗
常练瑜伽能长高吗
哪个长高药
吃什么快长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