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台河信息港

当前位置:

众神的world第一百八十三章公寓2

2020/01/25 来源:七台河信息港

导读

众神的world 第一百八十三章 公寓(2)“怎么,没见过我穿裙子?”夏洛克拨了拨在灯光下反射着水光的长发,轻声笑了起来。她拿起了之前

众神的world 第一百八十三章 公寓(2)

“怎么,没见过我穿裙子?”夏洛克拨了拨在灯光下反射着水光的长发,轻声笑了起来。她拿起了之前扔在床边的浴巾,一边擦着长发上的水珠,一边朝他走了过来。

高潜垂下了目光。夏洛克头发上的水珠已经打湿了衬衣的肩头,她穿的衬衣本是很好的亚麻面料,不会透光却又透气,不过亚麻这种面料,一但被水打湿,洇开却是极快。

高潜此刻只恨自己五感太好,形状,大小,弹性,柔软度,他一瞥之下,已经判断了个七七八八。

当夏洛克停在高潜面前时,高深吸一口气,转身走了出去:“你最好换件衣服,佳佳的卧室在哪?”

“左转第一间。”夏洛克扬声道,随后她低头看了眼自己,拎了拎半湿的领口,利落地将之从头顶扯了下来,喃喃自语,“至于吗?怎么跟个处男似的。”

“砰!”她发觉自己的房门被重重地关上了,她吃惊地拎着手里的衬衣,瞪着房门:“喂,这可不怪我啊,你干嘛又转回来?”

高潜抱着佳佳,站在门外咬牙切齿:“那房间能住人吗?”

“怎么了?”夏洛克莫名其妙,她扔掉手里的衬衣,重新从衣柜里拉了一件穿上,又想了想,又取了一件棕红色的夹克套上,才快步走了出来。

高潜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微微松了口气:“你到底怎么带小孩子的?难道她的房间你都没进去过吗?”

“谁说的,我天天要整理她的房间的。”夏洛克连忙推开了隔壁的房门,呆愣了半晌,才道:“又来了。”

“什么?”

肩上的佳佳这时忽然说起梦话来:“大哥哥......不要丢下我。”

高潜心里微微叹气,他轻轻地拍了拍佳佳的后背,压低了声音:“这种事以前发生过?”

“你跟我来。”夏洛克领着高潜来到她自己卧室另一侧的房间,推开房门,高潜忍不住捂住了鼻子:“这是什么味道?”

夏洛克看着高潜难以忍受的样子,双手插在夹克的衣袋里,轻轻笑了笑:“辣椒油,酱油,醋,各种香料,还有调味酱包,大概还混有她的营养酸奶和蜡笔粉末。”

展现在高潜面前的房间,看上去像是飓风刚刚过境。所有的家具都不同程度地翻倒,或损毁。半幅helloKitty的窗帘挂在天花板上的花型吊灯上,粉色的儿童床断裂成两半,羽毛枕里的填充物散落得到处都是,五斗橱上的抽屉全部被拉了出来,扔在地上,其上的梳妆镜上涂满了棕褐色的线条,看不出那是字,还是图画。

不只是镜子,房间里的每一处裸露的空间都被涂满了这种似字似画的图案,就连天花板也没漏下。

高潜盯着天花板上,那如出一辙的图案:“这是佳佳干的?”

这间房间里发生的一切,和现在的佳佳的卧室一样,家具损毁,到处都是怪异的图案。只不过佳佳现在的卧室里的图案明显是用水彩笔和颜料画的,各种颜色的颜料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难以言喻的深灰色。

“是啊,这些图画,是佳佳第一晚来到这里时画下的。那一晚我临时有事出去了一趟,回来就看到了这副情景。而佳佳呢,则睡在地板上,似乎对这一切都毫无所觉,醒来后也无异样。”

“后来呢?”

“后来呢,就一切如常。我将这些看上去似画似字的东西转给实验室研究,他们说这很可能是一种失传的文字,不过要研究出来其含义,目前样本量太少。

在这件事发生之后,我特意给佳佳买了一些画画用的原料和工具,不过佳佳似乎并不怎么感兴趣,也从没见过她画过什么特别的东西,直到今天。”

夏洛克叹了口气:“真不知她是什么时候搞出这件事的,今天早上,我叫她起床时,房间里还是正常的,难道是在我洗澡的时候?”

高潜微微摇头:“你洗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来了,佳佳一直和我在一起。”

夏洛克困惑地道:“可是之前,我在书房里用电脑办公,她在一旁看动画片,我们也一直在一起。”

高潜想起自己进来后看到的那一路上显眼的血迹:“只是办公而已?未必吧?”

夏洛克莫明地看了看高潜,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你说那个啊,我,我就是杀只鸡而已。谁知道杀鸡这么麻烦。”

“真的只是杀只鸡而已?”高潜怀疑地道。谁家杀鸡会将血撒得满公寓都是?而且这年头还有人会自己杀鸡吗?

夏洛克脸色尴尬,转开话题:“对了,你怎么会来了?”

“是佳佳打让我来的。”

“佳佳打找你?”夏洛克惊讶地道,“真是人小鬼大。”

高潜看了一眼那令人心惊的房间,将房门关上,也将那挑战他嗅觉的气味关在了里面:“她本就不是一般的孩子。”

“说的是啊,你抱地也挺久的了,我来抱她吧。”夏洛克说着伸手来抱佳佳,高潜便将佳佳递了过去,这一接一递之间,两人的手便不可避免地碰到了一起。

夏洛克低呼了一声,想撤回手,高潜却紧紧地攥住了她的。

夏洛克呼吸急促,脸颊嫣红,站立不稳似地向后靠在了墙上,汗水从她的额头涌了出来,她的红唇发出意义不明的低哼声,带着令男人血液沸腾的沙哑:“高潜......高潜......”

高潜紧紧地盯着夏洛克的眼睛。

变换不停的画面,蒙太奇般支离破碎地跳跃出来,他的头疼得像是要炸开,但是他想知道得更多。

末日。夏洛克曾用这两个字概括她所看到的,此刻高潜也不能找出更贴切的字眼。

废墟,火光,厉闪,巨大的翅膀,乌黑的海水滔天,巨石自天空倾泻而下,可怕的巨响,令人发狂的嚎叫,破碎的肢体,人类和怪物的碎块混合在一起......

末日,如果这还不是末日,那还有什么情景能比着更可怕,更无助,更绝望?

高潜死死地攥住夏洛克的手,还有什么?如果他能看到是什么引起了末日,他至少可以阻止?

他能感到夏洛克在推拒着他,她祈求地叫着他的名字,他感到她的指甲狠狠地掐在他的手背上,但是他忽略了她。

他想看得更多,他知道只有保持着和夏洛克的肢体接触,他就能看到她的预言。这件事太重要了,直到他听到夏洛克尖叫起来,他猛然醒神,看清了眼前的光景。

他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夏洛克汗如雨下,脸颊坨红,像是刚经历了一场剧烈的运动,她喘息着看着他,眸光带着他从未见过的东西,

“妈妈,你怎么了?”

高潜猛然扭头,佳佳站在不远处,手里拎着自己的布娃娃,歪着头看着他们。曾经快要断头的布娃娃此刻的脖子已经被修复好,只是那粗劣的针脚彰显着修复之人的手艺是多么拙劣。

“佳佳?你怎么?”他之前不是抱着佳佳吗?怎么会?

高潜此刻才发现,自己正将夏洛克压在墙壁上,她的一只胳膊从他的肋下穿过,紧紧地搂着他。这种姿势让人疑惑到底谁才是主动的那一个。

接着高潜就感到了手背的剧痛,他动了一下,疼得钻心:“嘶,大姐,你不会是又把我的骨头弄折了吧?”

夏洛克缓缓地松了手,用力地推开了高潜,但在高潜向后几乎跌倒之际,她又拉住了他。

“那个......”高潜觉得有些尴尬,作为一个男人他试图解释,“我只是......”

“我道歉。”夏洛克的嗓音带着异样的沙哑,她的喘息还未平静,她看了看高潜血肉模糊的手背,“不过,你自找的。”

高潜抿了抿嘴角,决定还是什么都不说了。

“来厨房,我帮你包扎一下。”夏洛克率先像厨房走去。在路过墙上的血手印时,她脚步顿了顿,皱了皱眉。

高潜看了眼佳佳,跟了上去。

“你先坐一下。”夏洛克抓起一张厨用纸巾,迅速地清理了厨房地板上的血迹,然后在水池边,将手仔细洗净。

在做这件事的过程中,她看上去已经平静了下来,虽然脸颊上的嫣红尚未退尽,但是眸光已经恢复清冷。

高潜坐在餐桌的一角,装作打量一旁墙壁上的装饰画,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怪异,但是似乎谁都不想做最先开口说话的那个人。

对面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高潜扭头,看到佳佳爬上了自己的餐椅,坐在了高潜的对面。

佳佳......高潜微微皱眉。之前他有些太过专注,竟然没有注意到佳佳什么时候从睡梦中醒来,且自己跳到了地上,还找来了她的玩具娃娃。

佳佳朝高潜笑了笑,开始喝自己之前喝剩下的果汁,红色的草莓汁缓缓地从她的嘴角淌了下来,高潜的背上突然起了一层战栗。

“可能会有些疼。”夏洛克拿着一个简单的医疗包走了过来,示意了一下手中的酒精棉球,“虽然只是皮外伤,不过还是......”

夏洛克的话语顿住了,高潜的手背皮肉外翻,几乎可以看到骨头。

“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夏洛克喃喃地道。

“不用。”高潜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虽然有些疼,但是显然没有伤到经络,“先简单包扎一下,如果仍然不好,再去医院吧。”

“大哥哥,你刚才在和妈妈做什么?”佳佳睁着乌黑的眼睛,看着夏洛克在高潜的手背上裹着纱布。

“大人的事,小孩不懂,别乱问。”高潜严肃地回答。

佳佳做了个鬼脸:“我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你们在玩亲亲,我之前见到过。”

夏洛克的手猛地一颤,高潜疼得嘶了一声,夏洛克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高潜尴尬地转向佳佳,“佳佳,我和你妈妈,什么都没有,我只是,只是想......”高潜的脸皮还是不够厚,这个谎话想了半天也没有编出来。

“你高叔叔只是想问妈妈一件事情而已。”夏洛克解围道。

“可是妈妈为什么紧紧地抱住高叔叔?”佳佳锲而不舍地追问,“还有妈妈那时的脸为什么那么红,还发出奇怪的声音,还一直叫着大哥哥的名字......”

夏洛克的脸红得像是煮熟的龙虾,高潜也是尴尬异常。

“佳佳!”夏洛克强撑着道,“嘴里有食物的时候不准说话。”

“哦,”佳佳慢慢地将一块饼干放进嘴里,忽然叫了一声,“我知道了。”

“你又知道什么了?”

“妈妈喜欢大哥哥!”

“胡说八道!”夏洛克恼怒地盯着佳佳,“佳佳,你在不闭嘴,就立刻给我回房间去。”

佳佳委屈地扁了扁小嘴,不说话了。

空气里的气氛比刚才更尴尬了。

高潜清了清嗓子:“佳佳,你之前给我打,叫我过来,是因为妈妈杀了只鸡这件事吗?”

佳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又点头又摇头的。”高潜莫名其妙地道,他看向夏洛克,夏洛克显然也有些困惑:“佳佳,你干什么给高叔叔打啊?”

佳佳看了看夏洛克,又看看高潜,突然跳下了凳子,走到冰箱边,拉开了冰箱的门。

随着冰箱门的打开,高潜吃惊地张大了嘴,他看向夏洛克,夏洛克显然也同样吃惊:

“哪来的这么多的鸡?”

佳佳控诉地道:“妈妈把佳佳的果汁都扔了,用这些鸡填满了冰箱,佳佳说不要,妈妈不理佳佳。”

“我没有......”夏洛克结巴地道,“这,这不是......我不记得我做过......”

高潜脸色严肃地看向夏洛克:“不是你,难道是佳佳?”

夏洛克看了看一脸揭发有理的佳佳,无力地摇头:“可是,我不记得我杀了这么多只鸡,我只......我有印象的,只是......”

夏洛克呆愣了一会,忽然失魂落魄地走到一边,重重地坐在椅子上。

高潜看了眼佳佳,佳佳凑过来轻声道:“大哥哥,妈妈之前看上去好吓人,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认识佳佳,也不理佳佳,大哥哥,你一定要帮帮她。”

高潜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放心吧,大哥哥不会不管的。”

长春白癜风医院怎么走
福建省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兰州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六盘水哪家医院看癫痫好
广东治疗卵巢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