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台河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国需积极转变经济结构加快改革

2019/05/14 来源:七台河信息港

导读

中国需积极转变经济结构加快改革当中国还沉浸在新春的喜悦祥和中时,国际市场却已剑拔弩张,货币战争似乎随时可能爆发。从美联储到欧洲央行、英国

中国需积极转变经济结构加快改革

当中国还沉浸在新春的喜悦祥和中时,国际市场却已剑拔弩张,货币战争似乎随时可能爆发。从美联储到欧洲央行、英国央行以及近期饱受各国诟病的日本央行,货币当局都在采取更加积极的开闸放水措施来刺激本国经济。市场普遍预期,在短期增长动能不足,公共财政受限背景下,相关央行今后数年将维持乃至扩大货币宽松规模。专家表示,在国际化程度日益加深的今天,面对来势汹汹的巨额跨境资本,我国经济恐难独善其身,对此要保持高度警惕,积极应对。

一般来说,货币战有六种表象:一是汇率水平大起大落,特别是美元、欧元和人民币有效汇率呈现出超出平常的波动性;二是趋势走向模棱两可,多重力量的反复角力使得主要汇率的中期趋势难以判断;三是贬值欲望全面泛滥,竞争性贬值现象时有发生;四是政府频繁干预,非市场之力对市场变量的走势施加非凡影响;五是投机因素大幅放大,投机性资本时常借助异常波动人为放大汇率波幅,甚至通过冲击某种汇率制度大幅牟利;六是口水之争络绎不绝,各国政要屡屡对他国汇率变化口头施压。

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目前热议的“货币战”并非典型意义上的货币战,所谓典型意义上的货币战,是通过本币贬值以促进出口,而目前主要发达国家是通过宽松货币政策来实现刺激本国经济增长的目的,这是目前世界范围内呈现出的比较间接的“货币战”态势。但是由于当今国际经济活动交往的程度不断加深,经济依存度不断提高,若一国实施宽松货币政策使得本币贬值,其他国家为避免被动升值,很有可能也采取相机贬值的策略,那么非典型意义上的货币战将终演化为典型意义上的货币战,这将造成世界外汇市场的剧烈波动,带来世界金融、贸易体系的混乱。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白明(微博)亦表示,从目前来看,各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还是相对孤立的,出发点基本上都是振兴国内经济,因此还未构成货币战,但是如果多国竞相跟风贬值,就会有引发货币战的风险。

就在人们对货币战的担忧情绪不断加重时,2月15日至16日,二十国集团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们齐聚莫斯科,各国代表在会上认为,当前全球经济面临的尾部风险下降,金融市场形势有所改善。但全球经济增长仍然疲弱,并面临很多风险和挑战,主要包括发达国家宏观经济政策存在很大不确定性、私人部门持续“去杠杆化”、信贷中介功能受损以及全球需求再平衡进程尚未完成等。为应对当前挑战,发达国家应首先制定出可信的中期财政整顿战略,货币政策应以国内价格稳定和经济复苏为目标,并尽量减小对其他国家的负面溢出效应。各国要继续落实金融部门改革和结构改革的政策承诺,促进需求再平衡,推动全球经济尽快复苏,同时继续推进市场决定的汇率体制,坚决抵制竞争性贬值,反对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

可见,G20正在努力为不断升级的货币战争灭火,那么其目的能否得以实现?奚君羊表示,G20的提示将给各国带来警示效应,警示各国货币战终的后果只能是多方受损,并不能实现放水国家一厢情愿、追求本国经济好转的目的。但是针对目前非典型意义上的货币战,仅仅通过呼吁和建议还不能对局面起到根本性的扭转作用。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参加G20会议时强调指出,中国政府一直致力于调整结构、扩大内需,政策效果显着,为全球再平衡作出了重要贡献。未来全球需求再平衡关键在于有关国家加快结构改革,尤其是劳动力市场改革,提高竞争力,同时出台中期财政调整计划,减少政策不确定性,以启动私人部门需求,恢复增长。

奚君羊建议,2013年我国要加大结构调整力度,特别是对于出口产品的结构调整,实现由劳动密集型产品向技术密集型产品的转变。另有业内专家表示,为抵御竞争性贬值的负面影响,可以通过提振内需来应对出口下降;通过结构性改革来降低对进口能源与大宗商品的依赖,并通过人民币汇率改革来应对贸易条件的恶化;通过维持一定程度的资本账户管制与加强宏观审慎监管来应对新一轮短期资本流入;通过增加对外直接投资与增持新兴市场国家资产来积极推进外汇储备的多元化。

道游互娱大厅房卡
大连空调维修
三轮洒水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