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olis的市长特地赶来参加

2018-10-30 12:11:45

平凡人生贾伟我在上个博文《单纯是一种美》中说了简单、淳朴的北卡生活,觉得意犹未尽,想接着再说一段。有一次我们请Davidson College的一批教授来NCRC校区彼此认识一下,Party 下午五点开始,我端着酒杯跟来访的教授们聊天,眼角扫到外面有位老同志扒在玻璃门上探头探脑想进来,原来我们大楼5点以后对外关闭,迟到者被关在外面了。可怜的老先生大夏天西装革履,我开门让他进来时,他已是大汗淋漓。他一进门就像见到救星似的感谢我,然后自我介绍说,他是本市(City of Kannapolis)的市长,特地赶来参加party。我跟他客套了两句,就又回到人群中聊天去了。结果过了十几分钟,我发觉那位市长先生仍是一个人站在大厅的角落,在一帮教授们当中显得比较孤单,便主动走过去跟他说话。老先生一见有人搭讪便激动不已,说他自己多少也是个“文化人”,曾是当地一家小学的校长,退休后才干的市长。他进一步跟我套近乎,说他其实对中国不陌生,早年曾去过中国。我打量了下他(估计七八十岁的样子),问是什么时候去的中国,他说话开始谨慎,含含糊糊地说“大概在五十年代初吧”。我一听就明白了,但装得很惊讶地问:原来你去的是朝鲜,跟我们打仗去了?当时你干的是什么兵种?他又踌躇了一下,说是飞行员。我用更惊讶的神态说,那你的所谓到过中国原来是开着战斗机飞过国境线的?他点点头,一副尴尬不已欲说还休的神情。看着老先生额头上又冒出亮晶晶的汗珠,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伙计,别太当真。当初没被我们给打下来,你算是幸运的!别担心,过去的事我们不提了 - I won't hold that against you!两个多月前上海交大有几个同事来访问了我们这里的实验室,我们在办公室聊上了。同事问我现在的工作跟在交大时有什么不同,我说主要的还是生活和工作单纯了很多,杂事少,正事(做科研和管理)就能多干些。这里的会一样也很多,特别是需要跟领导定期交流,但形式和内容动着:如何成为大师,怎么去名列富豪榜,要怎么做才能尽显尊贵、名垂千史?一句话,我们的社会失落了寻常形态,我们也失落了幸福。平凡来自于平等,来自于相互尊重,来自于拥有一颗单纯的心;平凡也让我们中的每个人拥有一份常人的幸福和宁静。我一直在琢磨这么一句话:我们的人生意义,或许不是在获取我们所缺乏的物质或者情感,而是获取一种阅读自己的方式。

工业风机配件
电抗器
商务净水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