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这次神探心中也有恶鬼

2018-08-07 15:56:25

徐克新片今日上映,联手赵又廷、冯绍峰、林更新、阮经天、马思纯、刘嘉玲再创视觉奇观,新京报专访主创聊幕后创作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 这次神探心中也有“恶鬼”

动作奇幻电影《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今日于全国公映。这个由导演徐克一手打造的“IP”历经8年,已经发展到第三部,前两部分别于2010年和2013年在中国大陆收获2.86亿和6亿票房,成绩不错。在演员阵容上,除了赵又廷版的狄仁杰、冯绍峰版的尉迟真金、林更新版的沙陀忠、刘嘉玲版的武则天等原班人马之外,又新加入了两个角色——马思纯饰演的水月和阮经天饰演的高僧圆测,徐克的“狄仁杰宇宙”不断扩大。

影片的故事承接上一部《神都龙王》,讲述狄仁杰大破神都龙王案之后,获御赐亢龙锏,并掌管大理寺,武则天则心生嫉妒,一心想要除掉这个眼中钉。狄仁杰一方面要应对武则天的步步紧逼,另一方面还要抵御来自封魔族的势力,面对的敌人势力异常强大。其实,徐克在写剧本的时候,开始创作的是《夺命盛宴》的故事,讲的是皇宫里面摆了一场博弈的盛宴,在这个盛宴上产生了案情,要由狄仁杰来破掉。但徐克写着写着就成了另外一个故事,也就是现在的《四大天王》。对导演来说,这个系列已经创作到了第三部,一定要给观众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保持新鲜感,不然观众一定也会产生审美疲劳。新京报专访导演徐克,演员赵又廷和马思纯,聊了下影片的幕后创作。

疑问 “四大天王”到底指谁?

在上一部《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中,主要有狄仁杰、沙陀忠、尉迟真金这三个人物。徐克受到佛教中四位护法天神的启发,想在“狄仁杰”世界里再创造出一个人,需要一个更诡异的元素才行,所以就在三个人物的基础之上创造出一个武功更厉害,更超然的人物——高僧圆测。徐克导演对创作的兴趣在于,当创造出一个比所有人都厉害的人物时,接下来的故事该怎么写,这是让他惊喜的地方。在编剧过程中,还有一个人物让徐克无法割舍,就是新加入大理寺的女性角色水月,她会方术,医术、武功,有破案的智慧,她会把大理寺变得很有趣。“如果你把她当做四大天王之一的话,我也不反对。”影片结尾的彩蛋中,就是狄仁杰、沙陀忠、尉迟真金、水月四人亮相。

故事

狄仁杰如何克服心魔

对徐克导演而言,在创作过程中,如何在作品中为观众提供不同的观感体验,是他一直以来所追求的东西。他希望狄仁杰面对的难题越来越大,让观众逐渐感受到狄仁杰在破案过程中的隐忧。《四大天王》中狄仁杰一方面要应对来自朝廷内部武则天的压力,另一方面还要处理朝廷外的敌对势力,困难重重,但是狄仁杰遇到的危机只是表面现象,“真正的危机是可怕的恶鬼,我们说每个人心里面都有恶鬼,其实狄仁杰心里也有个恶鬼,你克服了外面的客观的问题,你自己心理上的问题未必会解决。所以这次电影主要表达我们怎么去克服自己的一些弱点。”

导演特意在片中加入了很多狄仁杰心病发作的镜头,“我们在看一个人的成长,有时候会勾出他一些隐藏起来的某种恐惧或者某种症状,无论是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在导演看来,人到了某种年纪之后,因为心理压力的关系,身体的一些机能会出现一些反常的毛病,他觉得狄仁杰应该有。在原剧本中,导演还有一段是讲狄仁杰的童年,讲他刚来到洛阳的时候就因为不断躲避各种危机的过程中打开了他心理上的黑暗面,有关于“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思考,但后来因为篇幅有限给压缩了。

在饰演狄仁杰的赵又廷看来,这次的狄仁杰可能有一个弱点,内心有一个欲望,导致他想在朝廷上施展一番抱负,但是遇到重重阻拦。“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这八个字跟狄仁杰如何克服自己的心魔有很大关系,想要完成小我之前必须完成大我,如果一帮匪徒攻进城里颠覆大唐的话,自己能否有一番抱负不是那么重要,就像武则天要害狄仁杰,但狄仁杰要先保住大唐,所以想明白这件事情之后就会愿意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洒水车水泵
,心魔就去除了。

不断给观众新鲜体验

徐克是当之无愧的华语电影人,他电影中天马行空的奇观不断给观众带来新鲜体验,他总是想尽一切办法来构建自己心目中的那个奇幻世界。《狄仁杰》三部拍完之后,观众可以明显发现,无论是在想象力还是视觉上,都呈现出阶梯式飞跃。在这个系列中,徐克创造了各式各样奇怪的生物,像部中的赤焰金龟,第二部中的鳌皇等,而在《四大天王》中,徐克也创作了两个生物——怒目金刚和白猿。

怒目金刚 徐克表示,怒目金刚是自己一直都很想做的一个东西。他去一些庙里面看到木雕金刚瞪着你,就好像是一种权威跟的力量在监视你,会让你在心理上受到很大威胁,而狄仁杰虽然是大理寺的头儿,可是在种种压力下,他还是一个被监视跟控制的棋子,就觉得怒目金刚应该出现在狄仁杰的世界里面。

在设计怒目金刚的形象时,徐克修改了很多稿,在材质上是木头,还是金属,还是一个雕塑手推房车
?会不会动?有没有脾气?都反复琢磨了很久。后来在设计的时候,“开始还是一个比较正常一点的怒目金刚,之后根据狄仁杰的心理变化而呈现出不同的形态,其实就是狄仁杰心理的黑暗面所显现出来的形象。”

白猿 白猿是高僧圆测身边的一个生物,作为高人,他的身边一定要有一个很有灵性的动物和他沟通。在徐克看来,除了文字的沟通之外,其实还有很多灵性的沟通,而白猿是一种活了很久的生物,可以把圆测这个人物提升到超越普通人的位置,让观众感觉到圆测的威力不只在于他的修炼,还在于他与动物和大自然已经结合为一体。所以圆测跟白猿出来的时候,有点像金刚罗汉的那种感觉,已经修炼成仙了。

在白猿之前,其实徐克也考虑过其他生物形象,比如老虎,但是之前老虎在影视作品中出现太多次了,就放弃了。“白猿有个好处,因为它在攀爬等动作上,跟人接近一点。所以就选择了白猿。”

颠覆

不要循规蹈矩

徐克导演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他的电影无论是在人物造型还是叙事规则上都敢于打破传统,有一种对于既定规则的颠覆精神。《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中曾将邓超饰演的裴东来设定为一名白化病者,一头白发,这一回,他又做了什么?

造型:让马思纯不知所措

马思纯饰演的水月是《狄仁杰》系列中新加入的一个角色,徐克初看了《七月与安生》之后,觉得她演得“很放松”。当时导演跟她说这是一个谈恋爱的角色。然而在定妆时,马思纯愣住了。当时定妆定了多次,在脸上涂有金色的、红色的,各种各样的颜色,包括瞳孔的隐形眼镜颜色也要不一样。试完妆之后,马思纯觉得和之前的想象不一样,“我觉得导演电影里的女性角色都特好看,怎么到我这儿就变了呢餐饮污水处理设备
?”

在徐克看来,他希望每一个角色都要与以前区分开来,让她眼看上去,就能让别人记住她的特点,就在她的两边眉毛上分别贴了7颗珠子。当时导演也怀疑这个样子出来会不会造成一种反感,观众会觉得不好看。导演想了很久,就在这个人物上下工夫,在故事中慢慢建立这个人物,变成大理寺很重要的一个成员。其实,导演之前曾设想过更为大胆的妆容,将她的整个脸都涂成银色的,“因为这个人物不想让人家看穿她是什么样子,所以她把自己的外表用某种手段模糊掉。”但后来因为太棘手做了一半就放弃了。

对马思纯来说,水月这个角色让她迈出了大胆的一步,“其实这是早该做的事情,你去演这个角色,这个角色赋予你的一切你都应该接受,不应该觉得这个妆比较奇怪,你就不知所措了,这是我应该反省的地方。”

叙事:让武则天色诱狄仁杰

徐克的电影一直都喜欢打破传统叙事规则,比如在《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中让令狐冲与东方不败谈恋爱,在《青蛇》中小青与法海也有一段暧昧情愫。在《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中,徐克也做出了颠覆传统历史叙事的尝试,让武则天去色诱狄仁杰。“哪怕历史里面没有,我们也可以想象如果两人有一种暧昧关系,是不是某种程度上超越了君臣关系,其实我一直在铺垫这个事情。”

在部《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中,徐克就已经表现出两人关系的暧昧化,直到这部戏才做了更为丰富的设计。不过,刚开始写这段剧本时,很多人都反对,“刘嘉玲跟赵又廷他们两个可以吗?”徐克很坚定地表示,可以的。

对于这场戏来说,怎么做到它很合理又有说服力,是徐克需要考虑的。在表演上,赵又廷说自己比较容易一些,只要保持一丝冷静,把心放在当下处理的案件上就好。但对刘嘉玲来说,导演徐克的要求就比较高了。导演亲自示范了很多妩媚的动作,让她像一只猫一样。但刘嘉玲穿了很多衣服,行动很不方便,就对导演说:“大佬,太难了吧。”导演就说你就试试看吧,两人争执了半天,刘嘉玲没办法就妥协了,像猫一样表演。因为她的衣服很复杂,经常被绊倒啊,缠住手拿不出来,刚开始做的时候有很多问题,之后把她衣服上的流苏全部都绑起来,再靠机器的帮忙,出来的效果还蛮好的。

【花絮】

无实物表演

因为片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生物,需要大量完成,所以演员有时候需要无实物表演。马思纯很少拍这种有大量的古装戏,每次在无实物表演的时候都要问下导演,我现在面对的是什么生物?导演就说,你想象在你面前的是一条大长龙。马思纯就想看下图,“如果我不知道的话,我真的想象不出应该怎么表演,包括我害不害怕这个东西都不知道。”导演就给她看了一下大概的图,结果马思纯看完电影之后,发现看到的和电影中是完全不同的东西。还有一场戏,工作人员拿了一根绿色的杆举着,“你们看着杆哈,过来了过来了。”马思纯问这是什么?对方回答:白猿。

回忆起影片中的动作场面拍摄现场,马思纯笑着说:“拍时,自己在那儿对着空气打,真的特别傻。”而阮经天饰演的圆测爽,“我们打了一个世纪,他随便挥一挥手就解决了。”

威亚戏

片中有一场戏,尉迟真金对狄仁杰进行特训,训练他的平衡感,把他放在三层楼高的杆子上,上面是一个小小的平台,刚好够两只脚放在上面。那个训练课程就是要底下人一直疯狂地晃竹竿,而狄仁杰要在那上面保持平衡。拍摄的时候,赵又廷身上绑着威亚,就站在上面试图保持平衡,底下的人拼命摇晃杆子,“上去不到两秒我就掉下来了,我说怎么可能待得住?别开玩笑了。”,动作组想了一个办法,在上面的平台上用绳子绑了一个扣,脚可以塞进去固定在平台上,至少有一点支撑。但恐怖的是,当跌落下去的时候,一切发生得太快,赵又廷没有办法立即把脚从那个扣里抽出来,“当时心里想完了,脚踝肯定断了,”所幸遇到阻力的时候绳子没吃住,那个扣给撑断了,人落下去而脚踝没事。

采写/新京报 滕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